losers

在这漫长的时间里,我一直以为自己的心跳,自己的悸动都是为一个人而来,今天,在这篮球场,那种感觉仿佛又回来了,突然才发现,那其实只是青春,只是我把它赋予了一个单独的个体。那其实也许,是漫长青春的副作用。我不喜欢太过喧嚣的地方,过大的分贝让我精神脆弱,今天不知为何,会答应友人相邀,来到这个吵闹的篮球比赛场,似有似无的眼神,奔跑的荷尔蒙,空气弥漫的,似乎也是青春,青春,到底是什么,会让人心跳加速,会让人觉得面红耳赤,轻浮微汗,突然想起,今天已洗过澡,真的是,让人无奈的青春.

富士河口湖町-浅川

今天看到有人说,大多数年轻时的抑郁不过是一场无病的呻吟,可是,不是因为痛了才会有呻吟么,年轻时候的敏感、懦弱、猜测、陌生,并不应该被十几年后的自己嘲笑,不是么,每一刻的自己抱着复杂的心情看待着这个世界,从中感到的悲伤、快乐、兴奋,都是真实又自然的,我并不觉得年轻时候那些莫名的抑郁、伤感、郁闷都是无病呻吟,如果自己都没有办法理解自己,难道不会让自己更难过吗,与其站在十几二十年后时候的自己的角度,用一种嘲讽的态度去否认那时候的自己,不如好好接受每个时候的自己,即便只有自己能理解,对自己来说也说不定是一种安慰.若是等到以后长大了还嘲笑自己了,也许只是你忘了当时自己是怎样的处境,又是怎样艰难的度过这些时光的了,人本来活下去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,因为要学着和死亡病痛打交道.

晦涩的上海,无意窥见的一个清晨,忙碌的人群,无论是抱着希望还是厌倦,都需要活下去的勇气

又是无法入眠的晚上,发现很多事情,我无能为力,别人也无能为力,很多事情,没开口,已经知道是怎样的结局,有些事情,还没做,已经失去去做的欲望,更多的,想到的是自我的意识与容器,我还是没能理解,人,是怎样的存在,我看到有人歌颂人的美与丑,也有人鄙夷,有人尊重,也有人蔑视,深夜不眠,因为白天睡多了,每次到夜里,都发现这是自我意识最为强烈的时刻,奶奶的离去也让我感到愧疚,毕竟她在杭州的时候我还总是和她唱反调,让她生气,自己做下的目标没能实现,也让我很痛苦,弟弟不能认真的学习也挺头疼,父母不能理解,这个时候的孩子都是这样,他们觉得痛苦,我也不好受,弟弟也过得不舒服,但是过多的干预,我不知道对他有没
有好处,同样,也对我自己不好,我失去的更多是为自己而思考而努力的动力,一心只想着逃脱即将面临的压力,无形的压力让我头疼,浑浑噩噩,愧疚感也让我痛苦。死亡、意识这样的话题让我感到沉重:但我也没办法放下枷锁,轻松愉快的活着,不得不说,我的人生,确实失去了重要的东西,我不知道如何找寻。

我知道我们都在慢慢变成少言寡语的大人了,即便再辛苦,也不会说自己真的真的努力过了,因为知道这个世界看到的也都是结果.

其实到了如今的年头,我仍旧不知道该如何生活,活在别人的欺盼里,为别人活其实是最简单的活法,如果为自己而活,就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与后悔,才是真真让人头疼的.时针走着不停转,感觉自己越来越沉默,越来越不喜欢讨好别人,越来越堕落成自己,我仿佛在和世界做无声的抵抗,却又假面待它,顺了这世界的意,好让我能再强大点,强大到能守护住这些.

你不觉得,小孩子最富有.